• 最新咨詢
  • 人氣TOP

趣味測試

語言測試 情商測試
職業測試 理財測試

互聯網公司崗需求銳減

日期:2018-11-26 16:53:08轉自:環球網字體:

進入10月以來,互聯網企業減少甚至停止社會招聘的消息就不絕于耳。從阿里巴巴、京東到華為,不少有意向的應聘者人心惶惶。不過,隨之而來的是企業一次又一次辟謠,阿里、華為等公司都給出了“沒有停止招聘”的官方說明。

 

 

《IT時報》記者調查發現,確實有部分正在招聘的崗位被突然凍結,互聯網公司員工規模的增速也在下滑,電商、游戲等行業應該是“重災區”,不需要特殊才能的普通崗位將被銳減,但人工智能、新零售等高端崗位依然持續在招聘,甚至供不應求。


社招和崗位都在縮減


“已經面到最后一輪了,也收到了最后一輪的面試通知,但突然獵頭公司的人通知我,這個崗位的招聘取消了,不再向外招聘。”前不久,一位應聘華為華東地區某技術崗的求職者陳華(化名)告訴《IT時報》記者,在經歷了二輪技術考官、一輪人力資源負責人共三輪面試之后,他順利接到了大部長面試的書面通知,這也是最后一輪面試。但就在面試前,獵頭公司突然口頭告知,這個崗位停止對外招聘了,這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就在半年前,華為曾進行了一輪大規模社會招聘,“挖”走了不少企業技術骨干,他身邊不少同行都在那個時候進入華為,沒想到半年后,技術崗位的招聘突然暫停。


“普通崗的社招的確停了。”一位華為上海的內部人士向《IT時報》記者證實了這一事實。據這位內部人士透露,不久前,華為內部下發了一份文件,要求公司停止普通社會招聘,優秀往屆生、關鍵稀缺人才以及公司專項招聘之外的崗位求職,將不再發放offer,“一些人工智能、云計算領域的高端崗還在招,但這些崗位都至少需要10年以上的工作經驗,且必須是其中頂尖的技術人才,除此之外,都將以內部流動代替對外招聘。”


無獨有偶,“想去的公司不招人了,拿到了offer,公司卻突然業務調整,停止招聘”成為不少互聯網求職者面臨的共同“窘態”。一位通過朋友推薦應聘滴滴杭州公司某普通技術崗的程序員告訴記者,前面幾個流程基本走完了,但進入最后發offer環節時,那位推薦他的同行突然告訴他,崗位被凍結了,無法確定什么時候才能重新啟動。


一邊是凍結甚至停止社會招聘,另一邊則是不斷減少的崗位需求。據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某學院的一位教師向媒體透露,之前阿里每年在該校招聘本科生的數量在30-40人,但今年下降到10人左右。


“天貓今年對外招聘規模比往年小了許多。”與天貓、螞蟻金服有業務合作的一家獵頭公司的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阿里今年一整年的HC(人員招聘預計規模)都不明朗,這讓上下游的企業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他們不得不努力開拓其他領域的客戶,“目前來看,高端技術崗受到影響不大,更多是非技術的HC。” 從這位人士透露的情況看,除了天貓之外,螞蟻金服的崗位縮減比例并不明顯,甚至支付寶跨境運營崗位仍在擴招,“這其中既有外部經濟環境的影響,也與阿里內部戰略調整的因素有關。但明年是否會有所放開,目前很難確定。”


結構調整引發人事震蕩


盡管從2015年開始,外界對互聯網企業進入“用人寒冬”的傳聞就不絕于耳,但從各家企業財報上看,每一年互聯網企業的員工規模都呈現出上升的勢頭,只是增速有所放緩。隨著企業自身不斷尋求業務轉型,對內部人才結構的調整開始進入深水區。


以騰訊為例,記者對比了最近三年來其財報中公開的雇員人數,員工總人數還是在迅速上升。截至2018年6月30日,騰訊雇員總人數為48684名,2017年6月30日,雇員總人數為40678名,再推前一年,2016年6月30日,這一數據是31557名。兩年間,員工增幅下降10%,不過,今年最新一季財報中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員工新增規模(3928人)甚至超過去年同期(2794人)。總薪酬水平也未出現明顯變化,2018年上半年,總薪資成本199.38億,較去年同期,上升39.21億,人均收入達到40萬元。


阿里巴巴最新財報中公布的近三年雇員人數,同樣是總體上升,“截至2016.3.31、2017.3.31、2018.3.31,中國地區員工總人數分別為36446、50097、66421人”,總人數增速下滑5個點。


華為2017年年報顯示,其用在工資、薪金及其他福利上的費用為1402.9億元,同比上漲15.11%,根據其18萬員工計算,華為人均薪酬達77.94萬元。


相較用人規模,互聯網企業內部正在不斷進行的結構調整或許成為崗位需求不斷凍結的重要原因。阿里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3月底,電商領域相關的運營及客服人員在阿里巴巴員工總規模中占比已經達到最高,為37.6%。人員飽和及相關業務擴張放緩,造成了阿里電商相關職位HC銳減的重要原因。


智聯招聘平臺大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與去年同期相比減少51%。其中,電子商務行業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57%,在IT/互聯網大行業中跌幅居前。與此同時,此前火熱的網絡游戲行業受網游總量和新上線數量限制的影響,在第三季度大幅減少48%。


“相對于新零售、人工智能,電子商務對人口紅利的依賴程度更高,隨著人口紅利逐漸縮小,電子商務業務量趨于飽和,接下來企業會將擴張的重心轉移到新興領域。”在分析人士看來,電商、游戲行業都將面臨調整,用人需求的銳減將持續到2019年。


冷熱不均,這些崗位熱度不減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數據、云等新興行業內的高端人才,目前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在一位獵頭公司的負責人看來,新一輪的人才結構調整已經在互聯網企業內啟動,因此崗位需求方向不斷向稀缺的高精尖領域靠攏。但市場對此的反應速度并沒有預期那么快。一位阿里內部人士透露,此前阿里內部也會對一些特定崗位進行內部轉崗招聘,但部分崗位匹配度不高,因此很難全面停止社招。


在阿里巴巴最新財報中將人才管理作為未來業務的重大挑戰,“我們必須繼續招聘、培訓、整合和有效管理新員工,以滿足新業務的需求,如新的零售計劃和擴大菜鳥網絡。如果新雇員和現有雇員表現欠佳,我們的業務、財務或經營成果可能受到重大損害。”


記者查閱了獵聘網阿里巴巴目前在華東地區開放的招聘職位發現,目前阿里對外招聘的主要崗位普遍集中在以螞蟻金服、盒馬鮮生為代表的新零售以及跨境貿易這三大核心領域,其中螞蟻金服相關職位占到60%以上。


此前采訪中,騰訊醫療人工智能實驗室有關人士透露,目前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相對稀缺,整個行業都面臨“用工荒”,不少人才不得不從海外重金引進。因此,相比較部分非技術崗位的需求下降,這些核心業務的用人需求一直處于開放狀態。


“與華為公司474.5億元的凈利潤相比,1400億用于人力成本,幾乎是凈利潤的三倍。因此,做出優化調整在所難免。” 
在分析人士看來,在新一輪人才結構調整中,華為也和阿里、騰訊一樣,勢必將人力資源向“稀缺人才領域”,包括云計算、人工智能、視覺算法等等領域集中。


此外,有分析機構對今年4月-9月招聘廣告平臺上的60個行業招聘廣告數量進行分析發現,新經濟領域,包括消費服務、生活服務、酒店旅游、餐飲;高端制造領域,包括制藥、電子、半導體、集成電路、計算機、自動化、通信、計算機服務等出現了正向上升,從而反映出下一輪增長點的新方向。

頂

0 次

踩

0 次

0 次

關鍵詞:  


返回英創頂部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